如花书院 > 武侠修真 > 苟在诡异世界造傀儡 > 第一百四十三章 内鬼

第一百四十三章 内鬼

    ,苟在诡异世界造傀儡

    杨金龙在前方领路,众人紧随其后,很快,便来到了一处偏院,这里是原先镖局安置女眷的地方。

    令他长舒一口气的是,一众女眷和大量百姓都还安然无恙,还有不少留守镖师手持武器守在屋外。

    杨金龙上前简单交谈了几句,倒是知晓了个大概,原来在众人离开没多久外头便爆发了好几场战斗,这些镖师心知自家实力低微,便紧锁院门,守在院中,倒也不知屋外情况如何。

    杨金龙听罢,扭头看向陈默:“郭兄,现下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陈默道:“杨兄,你可知城中密道所在?”

    杨金龙道:“具体位置倒是不知,不过在下也曾联系过当初修建的工匠,只知应当在城主大厅中。”

    陈默点头:“那我们便前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杨金龙留下几位好手保护院中平民,便带着其他人重新结成战阵,随着陈默往城主府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依然不见半个人影,而在城主大厅出现在众人眼前时,陈默却闻到了一股浓郁至极的血腥气传来。

    他脸色一变,低喝道:“情况不对,所有人小心!”

    接着一拍天机阁招出傀儡,让一只盾熊傀儡上前推开了大门。

    “吱呀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厚重的大门被推开,入目,是满地的残臂断肢。

    天宝阁薛管事倒在一根大柱下,身体断成了两截,白花花的肠子混着血流了一地,六宗管事陆恒胸口陷进去一个大洞,五脏六腑都被碾碎。

    而在大厅正中央的城主椅上,张家老祖四肢皆断,唯剩个身躯躺在上头,苍老的面庞上布满了惊惧。

    “这!”

    眼前的可怖一幕让所有人都惊呆了,那挥之不去的腥臭味令人直欲作呕。

    陈默也是脸色难看,他原以为张家老祖可能遇上什么情况,带着人马先行离开,但没想到竟连同一众修士被人尽数杀死于大厅!

    这究竟是谁干的,又有谁有这个实力!

    张家老祖虽说不算强,但也绝不是初入筑基的雏儿了,其存活了上百年月,手中必定积累了不少保命底牌,却依然被人以这种近乎虐待的方式杀死,只能说实力差距实在太大!

    “所有人小心!”

    杨金龙提醒道,众人缩紧了阵型,一个个严阵以待。

    身处这二十来位实力尽皆不弱的武者当中,陈默也微微放心,他沉吟了一阵,抬手放出四只长蝠傀儡,开始探查地道。

    他寻思这密道应该不会隐藏得太深,毕竟就在城主府中,平日里也无人有胆子探查。

    然而转了一圈,却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陈默深吸一口气,强自镇定,他刚想开口让众人散开搜寻时,忽地听到轻微的嗡鸣声响起。

    陈默脸色一变:“小心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便见四周露出了四道人影。

    这四人皆面无表情,赫然是那苗家尸傀!只不过不同的是,此时他们背部整个裂开,从脊椎骨处延伸出四条虫臂,死死抓住墙壁,整个人如同蜘蛛一般攀在墙角!

    陈默见状眉目一凝,果然有内鬼!

    而且这内鬼显然是潜伏已久,难怪此前那尸傀能够轻而易举地打败玄武帮的副帮主,原来是体内早已充入了虫子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内鬼便是苗家?

    来不及由他细想,杨金龙已然大喝:“不要慌!结阵!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的瞬间,四只尸傀猛地朝众人扑来!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利爪划在前排武者的大盾上,发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,紧跟着后排武者上前,一人持矛刺中那尸傀胸膛,另一人端着散弹枪对准尸傀胸口就是一发!

    众人配合有素,尸傀身体虽坚,但也顶不住散弹枪的威力,仅仅一枪身躯便被打得皮开肉绽,连连退后。

    陈默没有出手,只是将二十具傀儡尽数放出,提防着四周,他心知单靠这四具尸傀绝无可能杀死张家老祖等人,真正的强敌还未现身!

    果然,四只尸傀战了一会,发现无法攻破众人防御,反倒自身被打得没一处好肉,当即向后一跃,退了回来,而同一时刻一声轻笑在场中响起:

    “好神奇的机关,不见丝毫灵力波动,却有如此巨大威力,这也是郭公子所研制出来的么?”

    话音落下,一个婀娜多姿的身影缓缓从门口走入。

    陈默脸色一沉:“原来是你!”

    来者一袭红裙,眉如远山,眼含秋水,肌肤胜雪,桃花眼下一点美人痣更显楚楚动人,竟是那安可儿!

    原来此人竟是虫群内应,这么一想,此女身上诸多古怪便也解释得通了。

    不过唯一的疑点便是,此女陈默也交手过,两月前还在他手底讨不得好,就算这二月来其武学突飞猛进,也不应是张家老祖对手。

    内心警惕,陈默将手按在天机匣中,随时准备放出天钺真龙傀儡,口中则道:“安姑娘许久不见,你可知这张家老祖被何人所杀?”

    安可儿笑道:“还能是谁?自然是小女了。”

    听对方承认,陈默心中又是一紧:“安姑娘好手段,没想到连张家老祖都着了你的道,不过我等现下已有警惕,姑娘只怕也不易应对罢?”

    安可儿似笑非笑:“我看未必。”

    陈默道:“在下不才,却还有着几分保命手段,若是姑娘不信,大可一试。”

    安可儿掩嘴轻笑:“郭公子的话,小女自然是信的,公子借助战车冲杀的手段,可让小女佩服得紧。”

    陈默续道:“既然如此,不如姑娘告知在下地道所在,我等井水不犯河水,这样可好?”

    安可儿笑道:“这地道我自然知道,不过公子想要知道,恐怕也没那般容易。”

    陈默神色一沉:“姑娘便那么有自信吃定我等了么?姑娘便不怕几位筑基斩首行动成功?届时满城虫子尽数死绝,单就姑娘一人,只怕双拳也难敌四脚罢?”

    安可儿眉眼一挑:“既然这般,我二人不如打个赌。”

    陈默一愣:“什么赌?”

    安可儿道:“倘若那四位筑基斩首成功,我便告知诸位地道所在,并保证绝不阻拦,任由诸位离去。”

    陈默眉头一皱:“那倘若斩首失败呢?”

    安可儿嘻嘻笑道:“那也不难,只需公子陪小女一晚即可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众人尽皆惊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