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4 向上伸手

    董越章轻松一笑,“放心吧,不会让你们干什么为难的事情。你们租完那边的院子,你们就要对院子里的东西全部做养护,不能再像以前一样那么荒废着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三年到期,你们走的时候除了你们自己的设备,不能损坏其他的东西,如门窗之类的。”

    杜衡眨巴下眼睛,“没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签。”

    杜衡知道,这件事情肯定是董越章在里面出了大力,但是两人的关系,加上现在所处的位置,有些话他们兄弟可以找个小包间,关起门来说,但就是不能在这个办公室里说。

    打电话让王珍珍把公章拿过来之后,杜衡和董越章用最快的速度完成了这份合同。

    而这份租地合同,让杜衡他们的很多想法,进入到了能够快速落地的阶段。

    在外面招人谈事情的陆中江,在接到杜衡消息的第一时间,就火速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拿过杜衡放桌上的合同,整个人都快兴奋炸了。

    而且他的那个状态,比杜衡这个院长还要躁动。

    “院长,这个院子真的免费就给咱们用了?”

    “当然,白纸黑字的写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咱们终于可以放开手脚干了。”

    却不想杜衡直接一盆冷水就浇了下来,“想什么美事呢,怎么干?钱从哪里来?就咱们现在这两月攒的那几万块钱,估计塞牙缝都不够。”

    杜衡的兴奋劲已经过了,而且在等陆中江的这段时间,他也好好考虑了一下,应该怎么合理的利用隔壁的红砖楼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想法想了一箩筐,最终发现,如果没有钱,一切都是镜花水月。

    说个最简单的,农技站彻底搬离这个院子,已经有七八年的时间。后面这些年,里面除了当仓库的几间房子,其他的完全就是荒废的。

    而且从农技站没落之初,不管是楼体,还是房间,其实已经是处于无人管理和养护的状态,再加上后面几年的彻底荒废,情况更加糟糕。

    什么门没了,窗户玻璃破了,窗户架子掉了都是小问题,主要是楼体内部的水泥地面开翘,墙皮脱落等问题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门窗这些东西,修修补补的都能用,但是墙皮和地面,那得全面整修一次。

    这些东西,根据杜衡念书时期,跟着大哥学来的那半吊子水平预估,从头到尾的整修一边,就算只用大白粉和水泥,要想让这些红砖楼能使用,最起码的十万块钱。

    如果再算上添置其他的设备,还有新增加的人员工资支出等,他最少得准备三十万才行。

    当然了,也有一个少掏钱,或者不掏钱的办法,那就是先让工人进场干,包工包料,最后自己耍赖,慢慢还,或者不还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乡里的几家单位都干过,是有经验可以参考的。

    但是杜衡面子软,总觉得这么干不地道。

    现在,他把这个问题抛给了陆中江,想看看这位老前辈有没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。

    陆中江整个人很快就从兴奋中脱离了出来,对于杜衡的这个问题,他早就考虑过。

    他们两人,杜衡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一线业务上,至于行政后勤的工作,陆中江要操心的更多一点。

    “院长,这个问题不难。”

    陆中江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,“我上次给你说了,安局答应我们会给付一定的租金,但是现在租金没有了,我们可以让安局把这部分的租金,转变成其他形式的补贴发给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能行吗?局里其他领导能同意?”

    陆中江很肯定笑了笑,“绝对没问题,局里对于辖区管辖的社区诊所,还有卫生院的升级,都是保持一个支持的态度。而且我打听到,局里会拿出一部分的专项资金,专门帮助扶持这些单位的发展。”

    说着往前凑了一下,“据不可靠消息,现在纳入扶持的名单有两个,一个是范家坪卫生院,因为这两个地方拆迁,人口变得非常集中,所以他们准备和高新区的卫生院合并,成立一个综合服务站。

    另一个就是我们中湖卫生院,升级为二级医院。”

    杜衡有点晃神,这个消息,他可是第一次听说。

    范家坪卫生院,李青德现在当院长,本来就是就是比较大的,而高新区就在范家坪的边上,是比较有钱的单位。

    他们两家要是合并成一个综合服务站,从硬件上,妥妥的达到二级级别,这可比中湖卫生院这么勉强进步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上面有安排,估计资源不可能平均分配,那中湖有什么竞争力?

    杜衡觉得,自己好像还不如不知道这个消息的好,知道了更窝心。

    “哎,你这消息说的,还不如不说呢。中湖和他们没有可比性,抢不过啊。”想了一圈,杜衡有点泄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陆中江摇摇头,“我不这么认为。”说着便坐到了杜衡对面。

    “首先,咱们在硬件上、人员数量上,编制数量上,确实比不过他们两家合体,甚至单一的一家我们也不过。但是咱们是技术性单位,能看病能治病才是最硬实的,而这一点,他们加起来,也不是我们的对手。

    你,杜衡,一个人就能打趴他们所有的医生。

    治个头疼感冒,谁不能治?病人自己都能治。而他们干的事情,就是这些。

    但是,我们不一样,我们有自己的特色,可以治疗别人不能治疗病症,这就是我们最大的优势。

    硬件优势我们想办法,终归是能赶上的,但是要有自己的治疗特色,这可不是随便想点办法就能行了。”

    陆中江的话,让杜衡有了些许的信心。

    但这都不是重要的,当务之急还是眼前的事情,红砖楼怎么改造,钱从哪里来。

    对于这一点,陆中江早有打算,“我的想法,是不建议动用我们的钱。”

    杜衡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们可以先从隔壁储蓄所贷款,我相信以院长你的关系,贷个十万八万的不成问题。有了这些钱,我们就可以先开工。

    然后,咱们再和安局、和局里申请资金,还可以和区里申请。看看我们现在的发展势头,多多少少的,会给我们三瓜两枣,所以也不用担心后期结款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杜衡挠了一下眉心,“那贷的款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用卫生院的名义贷,慢慢还。”

    听这话说的,难不成还用我个人的名义贷啊?

    杜衡撇撇嘴,既然陆中江都想好了,那就让他出个方案,然后大家按着方案执行就行了。

    事情再一次推给陆中江,杜衡便往前面溜达了过去,他想去看看今天下午的培训怎么样了。

    溜达到大厅,还没上楼呢,就听到余海廷办公室有人,便转身进了余海廷的诊室。

    诊室里坐在一老一少两人,桌子对面坐着一脸愁容的余海廷。

    余海廷这边刚站起来,就看到了出现在门口的杜衡,“院长,正好要去找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有事?”

    杜衡嘴里答应着,然后慢慢的走进了诊室。

    诊室里的一老一少,老人家其实也不老,就是个五十来岁。说他老,主要还是和旁边的小年轻做对比。

    此时听到来的是院长,便也主动的站起了身子,还顺手拉了一把旁边的年轻人,随后便一脸愁苦的看着杜衡。

    当杜衡把视线转到年轻人身上的时候,杜衡觉得有点眼熟。

    但猛的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。

    这就是当医生的不好了,见得人太多,看谁都面熟,但又一时间想不起具体是谁。

    好在这个时候余海廷主动说道,“院长,这位就是前天下午流鼻血的那位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说完,杜衡立马就想起来是谁。

    就是这个小伙子,让自己萌生了对村医做急救培训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哦,已经没事了?吸入肺里的血块清理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杜衡看了一眼小伙,“还没清理完怎么就跑出来了,你们应该待在医院接受治疗的。

    你知不知道,你现在这种情况很危险,一旦血块堵塞气管,你会有窒息风险的。而且血块必须尽早清理出来,在肺里时间长了,也会引发肺组织坏死的。”

    这时,站在旁边的男人说话了,“院长,我是孩子的爸爸,你救救我这孩子吧。”

    杜衡脑袋有点懵,一时间没转过弯来。

    余海廷赶忙解释,“患者前天晚上被送进市一院,经市一院检查,被吸入的血块比较多,他们没办法清理出来,而且已经形成了堵塞。这种情况下,就要做肺切除手术了,但是市一院为了谨慎,又邀请了金大一附院和省中医院的专家,但他们也给出的是手术方案。”

    最担心的事情,最终还是发生了。

    这在小伙被转送走的时候,杜衡就和余海廷担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小小的一个流鼻血,却最终要切肺保命,这真的让人有点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小伙还真么年轻,这个手术了,他以后的生活和高质量就没什么联系了。

    杜衡皱皱眉头,“这种情况更应该在医院待着,怎么还敢往外跑?”

    “患者和家属都不想做手术。”余海廷低声说道。